【溫暖2019】三雙棉鞋背后的特殊母女情

核心提示: 去年天氣還未轉冷,家住海會新村的“棉鞋奶奶”蔣網網就給“女兒”打去了電話,讓她來拿新做好的三雙棉鞋。

本報記者 陳曉玲 通訊員 張洋

o_1dtg6jsbprvq1u1p9ns1eg910kpe

圖為蔣網網給何正娥一家三口做的三雙棉鞋。

o_1dtg6jsbphgrebd15261b6566d

圖為蔣網網給何正娥兒子以及未來的兒媳婦、孫子、孫女準備的手工鞋,還特地放上了喜慶的云片糕。

記者 陳曉玲 攝

去年天氣還未轉冷,家住海會新村的“棉鞋奶奶”蔣網網就給“女兒”打去了電話,讓她來拿新做好的三雙棉鞋。電話中,蔣網網并沒有告訴“女兒”,這是她決定不再做鞋子后,一針一線耗時幾個月做出來的,因為擔心“女兒”會責怪她。對于這個毫無血緣關系卻多年如一日關心陪伴她的“女兒”,身體有缺陷又孤單一人的蔣網網心里有太多的感謝,只能以自己唯一還拿得出手的東西去回報。這三雙棉鞋,蔣網網做得比以往更加仔細,更加用心。

今年71歲的蔣網網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,從小身體就不好,兩歲時得了腦膜炎,治愈后雖然大腦沒有受影響,但身體卻留下了缺陷:比別人長得矮,走路一瘸一拐,背上還有個“大包”,從小就遭受著別人異樣的眼光。加上之后的種種原因,蔣網網一直沒有成家,至今獨自一人生活。

雖然經受磨難,但因為有著身邊人的幫助,有時盡管只是點滴,也足以讓蔣網網滿懷感恩之心樂觀地生活下去。蔣網網17歲的時候,父親去世了,母親也因為著急生了病,之后,照顧弟弟妹妹的重任就全壓到了她身上。當時住在上海姑媽家的奶奶為了幫她減輕負擔,會做一些鞋子寄回來,但大多數時候上半年寄的到下半年才能收到,鞋子也不合腳了。無奈之下,蔣網網只能“依葫蘆畫瓢”,照著奶奶做的鞋自己動手做。

雖說那時候算是被逼無奈,但之后蔣網網卻感謝當年那個決定學做鞋子的自己,因為她還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東西去回報幫助過自己的人,那就是她親手做的鞋。

“沒有什么可以回報別人,我會做鞋,可以給他們每人做一雙鞋!”退休前,蔣網網工作一閑下來就是做鞋,對于幫助她的人,從夏天的布拖鞋到冬天的老棉鞋,她全包了;退休后,她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做鞋上。做的鞋多了,需要的材料就多,鄰里們就會主動送些給她,她又會做鞋子送給鄰里,家里水電需要維修時打電話找社區工作人員幫忙,她也會送鞋子給他們。

由于住在五樓,隨著年紀越來越大,蔣網網能下樓走走的日子越來越少,一個人待在家里,除了吃飯睡覺,她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做鞋上,想著以后少不了麻煩別人,她便開始做鞋先囤積著。

2016年年初的一天早上,一位中年女子敲開了蔣網網家的門。這位中年女子就是之后蔣網網口中提到的“女兒”——何正娥,我市中醫院的一位普通護士,也是齊梁義工社的義工。四年來,她們相處得越來越好,就像一家人一樣。何正娥和其他義工逢年過節的噓寒問暖、定時的看望和陪伴、生日時的長壽面、晴好天氣的出游、頭疼腦熱的隨叫隨到……讓蔣網網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,獨自生活的她對一切都有了新的期盼。

“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”,這是蔣網網一直記在心中的一句話。只要是給予她點滴幫助的好心人,蔣網網都心懷感恩,總會想著辦法去回報人家,更何況是四年如一日陪伴和照顧她的何正娥。

對于“女兒”何正娥,蔣網網有一種特殊的情感。義工社組織老人出游的時候,蔣網網會特地為何正娥準備瓜子、桔子等,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塞進她的口袋里,就連走路的時候都會不停地叮囑,就怕何正娥摔跤;聽說何正娥的兒子上大學了,雖然手有些抖不太聽使喚了,蔣網網還是為他做了四季的鞋子,甚至連何正娥未來的兒媳婦和孫子、孫女的鞋子都提前準備好了,還特地讓鄰居買了紅色包裝的云片糕放在一起……

“我自己的父母都去世了,雖然和蔣媽媽才相處了短短四年的時間,我不能說改變了她的生活,但我知道,我的生活已經不一樣了,多了一個人嘮叨的感覺很不錯。”一說起蔣網網,何正娥便打開了話匣子,說的最多的就是“溫暖,可愛,我要向她學習……”

2019年,蔣網網的身體已經不如從前了,做鞋子對她來說,漸漸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此外,由于做鞋子需要各種布料、鞋底等,而這些東西現在都是熟悉的人送給她的,也為了不再麻煩別人,蔣網網決定不再做鞋子了,“之前就有鄰居讓我幫她剛出生的孫女做幾雙虎頭棉鞋,那個工序更復雜,我有心無力推卻了,還有很多人說花錢買我做的鞋子,我告訴他們如果我能做,不要錢送給他們,但現在我無法長時間站,也無法長時間坐,手不怎么聽使喚,眼睛也看不清楚了。”

推卻了別人的一再邀約,身體是主因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,蔣網網想為“女兒”一家最后再做三雙棉鞋。這三雙棉鞋,從炎熱的夏季一直做到了微涼的秋季,從花樣的選擇,再到一針一線,蔣網網花了比平時更多的心思和精力。

當何正娥來到蔣媽媽家中,看到桌上擺著的三雙漂亮棉鞋時,盡管嘴里說著責怪的話,但眼里卻已經有淚光在閃爍……

說起和蔣媽媽相處的這四年,何正娥坦言,做義工之初,原本是想著去溫暖別人,沒想到現在自己的生活竟不知不覺也多了幾分溫暖,“和蔣媽媽一樣的那些老人們,教會了我如何樂觀地工作和生活,對于走上公益這條路,我唯有感激。”

責任編輯:湯鵠

本網首發

丹陽視覺

丹陽熱點

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